8181论坛

楼主: 顾写意

有缘无份的爱让人痛苦!---记述痛并快乐的情爱故事

[复制链接]

级别:少尉

UID
118866
主题
14
帖子
865
积分
3581
鲜花
403
军饷
1191
阅读权限
60
在线时间
184 小时
注册时间
2017-4-7
发表于 2017-5-23 10:50:31 来自手机 m.8181.cn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希望你们还在一起,但是看到这个标题又觉得结局是悲剧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二级军士长

UID
119329
主题
18
帖子
289
积分
1540
鲜花
94
军饷
395
阅读权限
40
在线时间
143 小时
注册时间
2017-11-5
发表于 2017-12-6 17:50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合适的时期遇到动心的人,你要是能在他有女朋友时控制自己感情外露,分手后才相交,就好。在他有女朋友时,你外露表现,瞎子都知道你喜欢他,这样自然会成了别人谈点。不过感情的事是控制不了自己的
来自安卓APP来自安卓APP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一级军士长

UID
117481
主题
7
帖子
226
积分
2487
鲜花
317
军饷
540
阅读权限
50
在线时间
249 小时
注册时间
2015-12-1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7 22:0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阿七七 发表于 2017-12-6 17:50
不合适的时期遇到动心的人,你要是能在他有女朋友时控制自己感情外露,分手后才相交,就好。在他有女朋友时 ...

所以说世上最没有的就是后悔药,不光当时表露情感后悔,就连做的一些事也想翻盘重来,但是那时年轻,冲动和勇气是青春的印记。所以说,有缘无份呢。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二级军士长

UID
119329
主题
18
帖子
289
积分
1540
鲜花
94
军饷
395
阅读权限
40
在线时间
143 小时
注册时间
2017-11-5
发表于 2017-12-8 00:4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顾写意 发表于 2017-12-7 22:01
所以说世上最没有的就是后悔药,不光当时表露情感后悔,就连做的一些事也想翻盘重来,但是那时年轻,冲动 ...

不在一起也好,在一起也会成为别人的谈点,特别是和你关系不好的,会用这事给你造谣。事多了,在一起未必没有争吵,最后感情成了负担。
来自安卓APP来自安卓APP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上校

UID
109498
主题
0
帖子
21
积分
19972
鲜花
1673
军饷
1686
阅读权限
110
在线时间
3151 小时
注册时间
2014-9-13
发表于 2017-12-11 20:33:32 来自手机 m.8181.cn | 显示全部楼层
等待楼主更新,青春的味道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列兵

UID
119408
主题
1
帖子
8
积分
125
鲜花
19
军饷
18
阅读权限
10
在线时间
14 小时
注册时间
2017-12-14
发表于 2017-12-14 11:16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楼主更新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中尉

UID
464
主题
14
帖子
1365
积分
4257
鲜花
560
军饷
946
阅读权限
70
在线时间
221 小时
注册时间
2006-2-8

8181荣誉勋章忠诚士兵勋章8181宣传勋章

发表于 2017-12-14 16:1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怎么会没了呢,还更新么?多么美好的爱情,怎么就有缘无分了呢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一级军士长

UID
117481
主题
7
帖子
226
积分
2487
鲜花
317
军饷
540
阅读权限
50
在线时间
249 小时
注册时间
2015-12-1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9 23:15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(1)

从曾浩然那里回来后,我病了,重感冒。
家人让我休息两天,我这谎称假出差的人怎么还好意思向单位请假?于是就拖着个大鼻涕鬼的样子在单位混着。再着也是让我平复平复这几天的心情。但人在做,天在看,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该来的它不早不晚的一定会出现。这不,闫越泽同志大驾光临了。
下班刚走到一楼,远远就看到大门前那一抹绿,强烈的第六感告诉我,这个人一定是来找我的。再从个子、体态上来看,那人一定是我干哥,错不了。我的小心脏没来由的扑通扑通跳的飞快起来。
为了仅存的那点气势,我先发制人,连着咳嗽了几声,猫着腰、慢吞吞的挪动着那几步走,外人见了真是难免不生出几分怜悯啊。
感冒了!他冷冰冰的问
越泽哥,你来了。我装傻充愣中。
一看就是没好的色啊。他继续冷冰冰的说。
那有,就是感冒了。我狡辩着
都成病号了,想吃什么说吧。他说话总算有点热乎气了,
哎啊,都病了,吃啥还能有味啊。要不回家吃得了。我想着要是回家,有一些话,他想来不敢当着我爸妈的面说。眼下最安全的地方怕只能是家里了。
走,吃火锅。给你发发汗。
不用了吧,老哥,你妹我现在汗都以经下来了。我心里这样念道,嘴里那敢说出来。
火锅热气腾腾,但我俩谁也没动筷往锅里下菜。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着我我看你。
我又咳嗽了几声,终算是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。
“清锅里就只放了葱、姜。怕你吃药没敢放海鲜,怕你过敏。
想的太周到了,谢谢了。
刚才给美琳打电话了,这两天她要过英语考级。闫越泽边下菜,边说着
我等过两天她考级完事我再给她打电话。我说
看来你有些日子没给她打电话了。闫说
嗯,最近感冒,光顾着难免了。
这个肚可以吃了,说着他拿起给我涮好的毛肚放到我盘里。
你别光顾我,你也吃啊!
是啊,我倒想不顾你,你也得顾顾我啊。闫说
啊,你想吃啥我给你涮。我傻傻的问。
可别涮了,再涮啊,我真是要怕里外都熟了闫说
怎么了,阴阳怪气的,我问
快吃吧,吃饱了再说,边说他边将以经熟了的鸭血、粉丝、鲜羊肉往我的盘里夹。
吃的差不了多了,我问他,过年有什么安排吗?
他说现在还说不好,要到年底的时候看情况。
我说那要是不回家需要天天值班吗?
他说不需要,可能就值几天。
我说那来家里吧。没事咱俩看电影、打游戏呗!
他问我:你每年过年都是这样过的吗?
那还怎么过,要不就是走亲访友呗。我回答
对了,还有美琳, 我们俩反正过年有的时候也是窝在一起,今年好了,再加你一下,你还别说,咱三还真没一起过过年呢。但就是不知道志斌会不会回来?(志斌是美琳的男朋友,在上军校期间,当年与闫越泽一起当兵的战友关系)那样咱几个可就热闹了。对了,你最近给志斌打电话没?要是有机会打电话,你正好问问他过年那段时间要是没事来咱这啊。
你想的是挺好的,如果志斌到时候也来,和美琳是一对,倒是无可厚非,那咱俩算啥,你总不能一直这样单着,学你哥哥我吧。说到过年,你不抓紧这段时间把男朋友的人选确定下来啊!他说。
什么男朋友,那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啊!我白他一眼
找不到吗?前几天你去找的谁啊!不是你男朋友啊!他问
前几天?我脑袋嗡的一响,完了,鸿门宴开始了。该来的还是来了。我理了理我那吓坏了的小心脏。低着头,不说话。我不想反驳,也不想解释,反正都做出来的行为,说什么都没有意义。闫越泽即然问了出来,想毕他以经听说了N个版本,我想他也没有兴趣在我这里再听到一个版本了。反正做出鲁莽行为的人是我自己,我理应接受批评。所以还是从一开始就摆好态度的好。想到这,我的心里倒是轻松了不少。
闫越泽见我半天没说话,便也自顾自的又吃了几口,才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。
是你先说还是我先说?他问
你说你说我那敢先说啊!心想
写意,你真的,喜欢曾浩然吗?他迟疑的问我
我没有回答。
他继续说:现在大伙都说一个姑娘,只身一人到任务驻地找他,有人说那个姑娘是杨婉,有的人说像是你。现在对这个姑娘有两个版本。我今天想在你这确定一下,那个姑娘是不是你?
闫越泽啊闫越泽,你不愧是在领导身边工作的人啊,说话滴水不露,即不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,又表示出关心的一面。
我咳嗽了一下,光明磊落的回答他:是我
他看了我几秒,张口说:我告诉他们是我让你去的。
什么?你让我去的,你为什么让我去?让我去找曾浩然? 我吃惊的不得了。
你不用问为什么,你只要知道,我闫越泽的妹妹,不能成为大伙的谈资,因为人言可畏。纵然过几天曾浩然回来,他也没有咨格说实话,也必然是按照我说的去说。
谈资?我重复着他的话
部队是个什么地方?部队的任务重地又是什么地方?且能儿女私情?且能由着性着胡作非为。我告诉你顾写意,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,你必须按着我说的去说。部队不是你天天看的韩剧,不是你们想浪漫就浪漫的地方。我警告你,也是命令你,这样的举动仅此一次,决无二例。或许你会认为我在徇私舞弊,我只是不想让我的一个兄弟,带着命去执行任务,命没丢在任务中,最终丢在你手中。要想见他,要想和他在一起,一切都给我等到他执行完任务后,和杨婉的关系断干净了再说。
越泽哥,你,还有你的那些战友们,是不是都觉得我是个不检点、不自重的姑娘?
写意,我的那些战友们觉得你检点与否?自重也否?现在重要吗?或是你还知道在意这些重视?
现在如果是领导在考问曾浩然的话,无非过程 两点,结局一样,曾浩然要不然就和你想的一样,说你们俩是两情相悦、要不然就咬死说不喜欢你,但不论他怎么说,结局都是他要被部队OUT
为什么我告诉你,因为他做为优秀骨干,被选拨参加执行任务,但在执行过程中严重违反了军纪与军令,虽然你可能会想,你俩只是见了一面,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问题,但就是这一面,在部队这样严肃又庄重的地方,再加上执行任务这个敏感期,你就有动摇军心的成份在期中。曾浩然就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。因为有严格的条令条例那些死杠在那扛着。你的一个冲动,他的一个身不由己,最终换来的就是他职业生涯的未路。
我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问闫越泽,他,他会被转业吗?
闫越泽回答我:最坏是转业,其它的我不想多说。
谢谢你哥,我什么都听你的,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,我再也不由着性着乱来了。
写意,这么多年了,你、我、美琳遇过多少事?闯过多少坎?我想都能写本书了吧。但你,一直都是理性的。最初我也不相信那个姑娘是你,因为我怎么想,这都不应该是你性格能做出的事,加上这些年的过往点滴,我觉得别人不懂部队不懂军人,你不应该。但当我跳开认识的写意,用儿女情长来衡量这件事,这个人的时候我坚信就是你,因为我忘不了你第一次因为曾浩然向我咨询时的雀跃、因为曾浩然第一次同我的质疑、又因为曾浩然出任务时你的紧张。所以我刚才问你给美琳打没打电话,我在美琳那探了半天口风都没发现有什么异样,一度我怀疑是我自己判断出错,那个人不是你,但刚才在单位门前看到你的第一眼时,你那闪躲的眼神,我就知道我没错了。
哥你别说了,求你别说了。我,我,我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就是听说有人受伤了,我坐不住了,我不敢向你打听,怕你们把我想成随便的女人,但我又不能视而不见,因为我知道出任务中有他,我怕受伤的那个人是他,我知道,我知道他有女朋友,所以我只是想去亲眼看看,亲眼看看受伤的是不是他就可以。
是他你又会怎样?闫越泽一子站了起来,怒气冲冲的。
是他,是他的话,我也不知道会怎样。我有点语无论次了。
让我告诉你是他会怎样,如果真是他的话,杨婉会第一个站出来和你拼命的,曾浩然应该告诉你他和杨婉之间的恋情的性质吧。到时候就好了,你们俩的事会牵扯出三个家庭,两个军人,整好了,一切风平清静,整不好,一个军官,一个军官学员,都会因为你的情不自尽而断送大好前程。或许你会认为我闫越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又或许你会认为我闫越泽是吃醋了在这说这些危言耸听的话。如果你把我想成是那样的人,你倒不如当初就直接问我来的疼快。因为那样,即使丢人也是丢在哥这。
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也没有那样想你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,不,是为了我好。我后悔了,我早就后悔了,但你知道的,我要是不知道个结果就不是我了,我就是那么执拗,我道歉,我道歉好不好?我哭的泣不成声。
闫越泽不说话,也不坐下,就任由着我在那里一个人哭泣。隔着火锅袅袅的烟雾缭绕,我看不清站着的,他的脸,但能看到置于桌面上他的那双握紧的拳!
就这样,任由我哭了一会,他才款款的向我走来,立于我身旁,我也站了起来,满脸歉疚、满脸委屈、满脸泪水。他先是用手拭去我脸上的泪水,随后轻拥我入怀,轻拍我的后背。
顾写意我告诉你,你想找个军人谈恋爱,我支持你,但你找曾浩然,我不同意。你想在地方找人谈恋爱,我也支持你,便你如果就要和曾浩然谈,我就是不同意。这与他是否能与杨婉分手,也是否是因为他是我同学,与这些都没关系,而是咱俩之间的一种感应,我就有一种感觉,你俩没有好的结果。但是,不同意只是我个人的意见。腿长在你身上,脑袋是你自己的,你的人生你自己做主。来日方长。一切的一切,不需要今天就有个结论。我只是让你知道我的观点罢了。
说完,他拿起椅子上我的外套递给我。转身向门外走去,回过头对我说:我去买单,饭店门口等你。
我又平静了一会,觉得眼睛应该没那么肿了,拿起包,下楼去了。
他一直把我送到家门前,他说:还有四天任务结束,回来后先是表彰大会,随后可能会根据这次个人表现情况会对他们工作进行一个调整,说白了就是因人而用,看看每个人都适合在什么岗位上工作,但这些你都当听听罢了,不能给我外露一个字。因为我在领导身边工作的关系,所以这些没发文的内容我理应不能外传的。我点头,示意我明白。于是他又接着说:调整就难免不存在好和坏了。如果这次我不把负责揽在我这头的话,这表彰大会后紧跟着就是批评大会了吧。所以就算为了曾浩然的前途,也为了这是他工作以来第一次在领导面前的亮相,你也帮帮忙吧。有句不是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嘛。即然咱们是一个锅里吃饭的,就不能拿任途开玩笑,谁知道一步错,工作的机遇会不会步步错呢。
听了闫越泽的话,我能说什么,唯有信他和听他的。哥都把话和我说的这么明白了,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。
那我走了,你回去抓紧时间吃药,要是不见好,打几天针,我后来上午去市里开会,完事找你一起吃饭,看今晚上你也应该没吃好。他说。
行,那到时候我请你,我说
随便吧,他说,
那我走了,你进去吧。看着疾步下楼去的闫越泽,我心里五味杂陈,四天,表彰大会,工作调整,任途这些词冲击着我。令我久久不能平静。
未完待续
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一级军士长

UID
117481
主题
7
帖子
226
积分
2487
鲜花
317
军饷
540
阅读权限
50
在线时间
249 小时
注册时间
2015-12-1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9 23:16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顾写意 于 2017-12-19 23:18 编辑

谢谢大家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写下去的。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上尉

UID
118386
主题
13
帖子
852
积分
6818
鲜花
514
军饷
45
阅读权限
80
在线时间
1030 小时
注册时间
2016-9-9
发表于 2017-12-26 10:3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中校

UID
112453
主题
9
帖子
312
积分
12800
鲜花
1250
军饷
1563
阅读权限
100
在线时间
1810 小时
注册时间
2015-3-7
发表于 2018-1-4 22:06:21 来自手机 m.8181.cn | 显示全部楼层
催更,,,催更!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中校

UID
112453
主题
9
帖子
312
积分
12800
鲜花
1250
军饷
1563
阅读权限
100
在线时间
1810 小时
注册时间
2015-3-7
发表于 2018-1-7 23:23:59 来自手机 m.8181.cn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,楼主呢?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级别:一级军士长

UID
117481
主题
7
帖子
226
积分
2487
鲜花
317
军饷
540
阅读权限
50
在线时间
249 小时
注册时间
2015-12-12
 楼主| 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(2
相遇、相离、相识、相忘、相离别,在红尘流年的路上,因为最美的相遇,都化为青春年少时青涩的回忆。
四天很快就过去了,这批奔赴任务一线的战士们凯旋了。正如老闫当初所言,一系统的活动都按着他说的进行着。这个期间,我虽然没有与他们任何人联系,但是平日里在QQ上能听到嫂子们的讨论。所以八九不离十的事和老闫那天说的几乎一样。因为有了他的预防针,曾浩然的回归,我自然是冷静了不少,没有再做什么冲动的事,至少那几天里我没有主动联系他,当然,他也没有联系我。
等了几天,一直都没有消息,我有些按奈不住了,我要知道他在这次任务结束后,得到了领导什么样的评价?最主要的,是受到表彰?还是批评警告?是否工作有所变动? 我思前想后,决定直接问老闫,反正我们三个人的现状,他以经最清楚了,就没有必要在他这还遮遮掩掩的了。于是我给他打电话,但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挂断了,过了有一会,收到了他的简讯,大概的意思:是他开会中,他知道我打电话是为什么事、说曾浩然一切顺利,继续留任原中队工作。
我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简讯,几乎都能背下来,然后才龟速的给他回了个话:了解了,谢谢。
又过了一会,老闫的信息又回过来一条:有事发信息。这几天都是事,各种会,排的紧。
我惺惺的把玩着手机,用手抚摸着绿油油的屏幕上,黑色的字体。心里说不出的滋味, 这几年中,在军校训练时,在部队实习中,也常常因为时间上的冲突,因为身不由已的原因,没有接听我或是美琳的电话,回复的信息也只是寥寥数语,这些情形出现过很多次。但都丝豪没有影响过我们的感情。我也亲眼目睹过,美琳联系不上在军校有紧急战备的志斌,所以对于军人的忙、对于军人所处在的环境、对于军人接电话不及时,回复信息简短,诸如此类的事,我想我比任何人都有发言权和承受力。
然后,此时的我,面对依然是不能接听电话,短信数语的老闫时,时显的感觉到,有一些东西已然,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变化。
情感就像一把又刃剑,在亲情与爱情之间游刃着,不知何时,便会将一方弄伤。眼下,我和老闫之间的这份亲情,显而易见受了伤。只是不知道,与曾浩然的感情怎么就伤了我与闫越泽的情份。
其实我心里明白,最初,我以不找军人做男朋友为由在先,或许那时,多少影响了闫越泽在对我情感上的判断。现如今,我又不分青红皂白、不在任何解释的前提下,从独自一个人擅闯军事重地的事件来看,除了对曾浩然动了男女之情之外,没有别的借口可以解释过去。
再加上另外两层原因,其一,曾浩然与闫越泽是军校同学,一度与他共度四年的光阴岁月,不能说彼此了解甚多,但多少了解一二。其二,曾浩然直到此时此刻,在所有人面前都还是有女朋友杨婉的身份。
所以闫越泽看不懂我了,也不明白、不了解他昔日同学是怎么想的了。既然是这样,他不接我电话,发寥寥数语的短信,我都可以理解,但我害怕,怕失去与老闫多年情感,更怕自己的感情到最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然后自己再落下个水性阳花的坏名声。
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情感,如果我能控制的住,就不会有之前的种种不着调的行径。
回首自己一路走来接触过的男性朋友,都可以自持不乱的与之交往相处。唯独遇到曾浩然,自己的一切都乱了,如果说,这个过程中,有让我有别于其它男性朋友的接触,我认了,但整个过程平淡无奇,更谈不上惊心动魄,但是唯独感觉不同。
所以闫越泽要是恼我、怪我、那怕是一耳光打醒我,我都不会做任何的反抗,但现在闫越泽还是事无巨细的再没有接听电话后,给你补一条短信。就是这样,戳你的心窝子。
我重重的合上手机,心烦意乱至极。
无巧不巧,晚上到家后不久,我竟然接到曾浩然的电话,他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,是否可以见一面?
我一时语塞,下午自己兵荒马乱的心思还历历在目呢。自己还没有理出个头绪来,故事的主人公又神龙招唤。我着实是冰火两重天。
但我也只是略微思考片刻,便爽快的告应了。我说因为妈妈以经做好了晚饭,在家吃完饭,去他的中队见面。
虽然,我在闫越泽只言片语的短信中了解了一切,但我还是需要在他嘴里得到印证。又或许说,我需要与曾浩然见这一面。从上次一别,于情于理,我们是要见面的,只是造物弄人,早不约见,晚不约见,偏偏都同时选在了今日。想来无巧不巧的。
吃了几口饭,便谎称有事就急急的出了家门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要见到他之前,只要想到这个人,就会心跳加速,包括接电话都一样,只要看到来电显示是他的手机号,头脑就先一片空白、手脚都不知道往那里放好了。时至今日,如果我说喜欢他,是如何证明,我不能说是甜蜜与喜悦,而是惊慌与紧张的。看到没,我自己的这份喜欢,从开始就不建立在甜蜜喜悦之上,就是因为与这个男人接触,让我有别于同其他男人的慌张失措,才过份的引我而胜。时至那日,我才发现,我可能爱情观有问题。相濡以沫的恋爱不选,偏偏剑走偏峰,想来真是自作孽,不可赎。
眼下这很快就要走到他单位大门口了,忽然觉得头有点痛,怕是这一下午下来,用脑过度造成的。这两个的情感牵扯着我,再想到自上次任务重地离别,又是小半个月的时间不见,便更紧张的不要不要的了。垂于身侧的双手也不知何时握出了细细的薄汗。
晃晃悠悠来到部队大门口,好家伙,门卫站岗的战士听到我要找曾浩然,像是被预先告之过一样,直接就给我开门放我进去,没有像上次那样通报了。我这顺利的进了大门,反倒不会了,没有了战士的通报,我这一个人,没人领的,像是不认识这里一样了,真还不知道往那走了,立在路上,想了真有那十多秒,才记起他办室的位置,便硬着头皮往里走。那个时候,不像现在,打电话像说话一样灵活,要是放在现在,进了部队大院,完全可以打个电话告诉他我来了,然后问一下他在那,要不说那时候就是没有现在灵活多样。那时候的自己也是死板、青涩,外加傻乎乎的。
好在进到了大厅,往左一扫视,就见到不远处的曾浩然,对上了他的视线,心才放缓一些,他见我来了,赶快交待了战士几句,就打发了同他谈话的战士,向我走来。
此次的见面,他在我的印象中又有了些许的不同,如果说前几日在任务重地的相见,可以用饱经风霜来形容他,那此时此刻我见到的曾浩然,忽如一夜长大了许多,眉眼下多了几许刚毅,一眼便能看出,的确是经历了一翻锤炼后的样子。褪去翩翩少年气,成长为今日长樱在手,何时住苍龙的模样。恍惚中,与他有些许的陌生。
在他即将走到我面前时,我收起了种种情绪,抱以熟悉的微笑面对他,他没有看出微笑表情下惆怅的我,依旧指引我一路到了他的办公室,可能是第二次来的原因,少了一些第一次来的拘谨,脚步也轻盈了许多。
坐定后,他问我喝什么,让文书准备,我说随便什么都可以,不用太客气。
但叫了文书去准备了。只一会,文书就泡好了两杯绿茶,我对茶没有什么了解,只是见那绿叶在水中打转,还真是好看。令人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。
我把玩了一会水杯,见他一直没有说话,便主动问他找我有什么事?
他说:回来有几天了,但是大会小会一个接一个,会议期间,手机与私有物品都是上交状态,所以一直也没有与我联系,今天会议结束了,想着和我见一面,怕一直没有消息,我这边再担心。
我笑着不语,心里想着老闫之前说过的话,好在有老闫的事前通知,但是再想到老闫最后的意思及对我俩事情的表态,心思不免又沉重起来。
这次任务完成的怎么样?我问
很顺利。他答
那,你有什么嘉奖吗?我问
三等功。他答
那挺好的,我说
然后就是留任原单位。他说
那更好了。我说
你希望我调到别的地方吗?他问
啊,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,我只好实话实话,你的意思是比如调到徐卓那样,不是市区里的部队是吗?我说
大概是那个意思。他说。
工作单位调动,这方面我倒没想过,只是觉得会不如现在,见面这么方便。我说
如果,我是说如果,直到有一天,你厌烦了,我一定去个离你远远的地方。他说
为什么这么讲,那,如果我不会厌烦,你能一直在这个部队?离我,这样近吗?我说
他笑而不答,但眼睛黑亮而坚定的很。
你瘦了,写意。他说
噢,没有,我下意思的去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,就是前段时间感冒了一场,可能看上去像瘦了,但上称一称,体重还是那样。我说
就是瘦了,他说
我笑而不语。
他起身来到办公桌前,拉开抽屉,把一个小方盒子拿给我看。
我伸手接过,见上面有部队的一些文字,我轻轻打开来看,是一枚军功章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三等功的字样。
我笑着问他:这就是你得的嘉奖吧。
是的,他回答
真好,对你的付出,给出了回报。我说
送给你了。他说
什么,什么送给我了?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
这个三等功,送给你了。他说
啊,这可不行,这可是你们舍生忘死的回报,怎么可以给我?我吓的忙把盒盖盖好。放到办公桌上。
那有那么严重,这就是个荣誉,得到了,就可以了。至于实物,送给你也当是个纪念。他说
不行,这纪念我可不能要。我切切的说
那你想要什么,他突然问
要什么,我一时语塞,要什么,我什么都不要啊,我忙说。
我还真没想过,也从没想过要什么。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。
就在我出神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他走近了我,我也慌忙的站了起来,迎上他的目光。
想要什么,或是想让我做什么,只要你说,只要我有。
他话气郑重的说。
想要我们都平平安安的,我想了一想把话茬开了。
他把我刚刚放在桌上的勋章又拿了起来,执起我的一只手,郑重的放到我的手掌心里。
这个礼物你必须收下,因为它对你和我都有着,不同于它本身层面的意义。这或许是个开始,请相信,我会让后续很快的跟上来。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我不会眼见着你消瘦下去,然后无动于衷。他说
我,我还没有说出我真的不能收这样的话,门外突然有人敲门,没谈过恋爱的我都明白,这是煞风景,要不然,我俩之间一定会有故事,只是这一声报告,外加敲门声,让我俩的那点儿女情长一下子就吓没了。
文书简单说了句:报告,股长电话。曾浩然就三步并做二步向值班室跑去了。
我望着手里的三等功,心里沉甸甸的。我能确定,眼前的这个男孩喜欢上我了,愿意把他的一切都送给我,但是,此时我只想要个明白的结果,而不是什么三等功,我只想清清楚楚的知道,他什么时候可以单身?我们是否可以真正成为情侣?
此时的种种,我俩都站在彼此喜欢的前题下,但一个不能表白,一个不能接受。这叫暧昧吗?这叫三角恋吗?
时间?等待?到底,我俩真的能冲破这层层的阻碍吗?我默默的拿起他桌面的笔和纸写了字放在三等功盒里,把东西放在桌上。拿起我的包,转身向门外走去,只是走到门前时,不忘回头去看了一眼那杯绿茶与之相伴的三等功,希望,一起品尝绿茶滋味的日子,可以在不远的将来。
我没有和他告别,一个人迈进了夜色中。不是想做个不迟而别的人,只是怕情到浓时人不随心愿,涂添伤感。如果他与杨婉真的结束了,到时候,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看好我俩,我也要和他试试,因为这必竟是我的初恋。正如字条上所写:我曾反复问过自己,某天我是否会将你遗忘,回答是可笑啊,只有你才能让我发光。 三等功、二等功、还有一等功、我们都在等待。
本章完
(未完待续)

8181永远是您的家!也是我们大家的家!欢迎经常回家看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